客服电话

郑培敏的新Title: 6年回报40倍 大文化产业投资回报最高的自由投资人开始正式募资

发布日期:2015.09.11 | 来源:投资界 | 浏览次数:1133
分享到

  下午4点20,刚刚从上海抵达北京的郑培敏要赶在晚高峰前赶到位于东三环的金茂威斯汀酒店,他约了一家管理资本量近200亿美元的投资公司MD见面。

  郑培敏是上海荣正咨询的创始人、董事长。上海荣正咨询是国内股权激励咨询行业NO.1的“投资银行精品店(Investment Banking Boutique)”型顾问机构,市场占有率常年位居第一,曾多次参与证监会股权激励管理办法的制定和修订。

郑培敏的新Title: 6年回报40倍 大文化产业投资回报最高的自由投资人开始正式募资

  最近,他正以一个新的身份——“大文化产业投资人”,活跃于投资界。与之相配,他启用了新Title:上海荣正投资董事长。在郑培敏的规划中,未来的荣正应是一个迷你版的高盛,咨询服务的FA业务与资产管理的GP业务并重。

  这次见这位MD就是帮一个项目去谈下一轮融资。“明早还要见王长田,我们是20多年的老朋友了,那时我在清华读研究生,他还在《中华工商时报》当记者,我们在北京德外的一间建材店中不期而遇,他去采访,我去搞社会实践和调查,结果我们两个读书人交上了朋友。”郑培敏次日要将自己投资的一个项目介绍给王长田。

  最近,郑培敏的70%时间是放在投资领域。其实,早在7-8年前郑培敏就开始投资了。不过,当时都是帮朋友投资,用郑培敏的话说是“悄没声地赚钱。”这次郑培敏打算募集一支规范化的基金。

  三原则:大文化、小基金、不赚二级市场的钱

  荣正投资的首支基金名为“利宝文瑞”泛文化产业投资基金,规模在4-5亿人民币,其中郑培敏自己会拿出1亿。他认为,这是国内基金业GP往基金中放自己的钱比例比较高的做法,表明了自己的信心和象打理自己的钱一样对LP的钱负责任。

  正式涉足投资业,郑培敏有三个原则:只做小基金不做大基金;只做大文化产业;只赚一级市场的钱,不赚二级市场的钱。

  “现在市场上,很多规模几十亿的基金,IRR也就10%左右。”在郑培敏看来,基金一大,投资收益被摊薄的程度就越高,国内绝大多数大基金最后都是赚管理费,只有小而美的专业化基金才能真正给LP赚钱。

  郑培敏2009年开始涉足文化领域投资,2010年资本市场泡沫渐起,曾投资过Pre-IPO的企业,也参与过上市公司的定向增发,但收益都一般。直到2012年,开始聚焦大文化领域,之后投资的11个项目中9个属于大文化领域,投资金额中86%投资于文化领域。2015年以后,郑培敏的投资真正进成熟期,形成了独有的投资逻辑和投资风格。

  “医疗、互联网现在很火,但是,我的原则是坚决不碰不懂的东西。”郑培敏将投资方向聚焦在大文化产业。郑培敏眼中的大文化产业是这样的一个链条:内容创意—生产制造—渠道传播。大文化又可以分为三个维度:以电视电影、文化演出、报刊杂志等为主的传统文化;新媒体内容、二次元世界、网络影视、文化互联网+为代表的新兴文化;以旅游、体育领域、文化衍生品、文化设备制造为代表的文化衍生领域,后两类以及内容生产是郑培敏关注的重点。

  郑培敏投资的第一个大文化领域的公司是长城影视。“2009年,我偶然投了长城影视,他们2007年国企改制管理层收购,08年开始融资,但是一直没有找到合适的投资人。” 郑培敏回忆说,“虽然我自己的工作跟文化艺术不沾边,但是我哥哥毕业于上海戏剧学院舞台美术专业,他的同班同学有知名的华人当代艺术家蔡国强、现任上海戏剧学院院长韩生等文化名人。与长城影视董事长见面一聊,再参观了我和我哥联手打造的上海最大的创意园“红坊”后,他们认为我们是很懂文化的投资人,双方一拍即合。”当时,华谊兄弟还没上市,还没有人相信影视公司能够上市。2014年“长城影视”地在深交所中小板借壳上市,成为国内第一个借壳上市的影视公司和主板第一个影视公司,这笔投资不久前已经完全套现,给郑培敏带来了近40倍的投资回报。

  由于“长城影视”董事长赵锐勇是国内影视上市公司实际控制人中唯一的国家一级作家,在对“长城影视”的投资培育过程中,让郑培敏意识到原创能力是影视文化公司的命脉。2012年,郑培敏联合中国文化产业基金投资了舞台剧领域内容创意能力超强的“开心麻花”、独立投资了“锦辉文化”,今年年初又与原腾讯唯一的天使投资人刘晓松创办的青松基金联合投资了女性视频节目制作公司“兰渡文化”。

  郑培敏发现,原创IP可以衍生出众多商业模式。内容创意是大文化产业的根本。“关键是大家喜欢这个IP,就像红楼梦、西游记、莎士比亚的戏剧几百年不衰,体现人性的东西的是永恒的,有那么多网络游戏公司在讲三国。我们找的就是具有IP创造能力的公司。

  很快,郑培敏发现除了优秀的原创,内容改编领域的市场潜力也非常大,2014年6月投资了以改编《盗墓笔记》和《小时代》为代表作的锦辉文化,将知名网游改编成出版物的童石出版。“锦辉文化就是专门把经典IP、流行IP转化为舞台剧的公司,《盗墓笔记》,《小时代》,就是两部经典的代表作品。”郑培敏说。

  2013年,文化产品的传播渠道开始进入郑培敏的投资视线,2013年投资的“聚橙网”和“华彩天地”都是典型的渠道。“聚橙网”是国内领先的演艺经纪公司,而“华彩”则是专做国内三四线城市的电影院线投资运营公司。

  最近一年来,郑培敏将投资触角伸向了文化衍生领域,去年10月,郑培敏投资了“天络行”,“天络行”属于以卡通品牌形象打造的IP运营公司,主要通过品牌授权的方式来打造IP,代理了喜羊羊、阿狸、WWE、WINX等著名动漫形象的授权,同时也拥有独立的内容版权。

  聚焦行业、不聚焦阶段,是荣正的投资策略中的另一大特点。从天使到Pre-IPO,各个时期,都在郑培敏的投资范围。“兰渡是天使,洛克公园PreA和A之间,天络行是B轮。”

  “不贪恋:只赚一级市场的钱”,之所以长城影视能够获得近40倍的回报,主要是退出时点选的好,“我们在这轮股灾之前一个月全部退出了。我个人偏理智,这也是我这次能够成功逃顶的性格保障。”郑培敏调侃说。

  只赚一级市场的钱,不赚二级市场的钱,投资金额小的,在上市以后3个月就退出,金额大的,在上市后6个月也必须完成退出。“二级市场赌性极强,而一级市场的成长性是确定的。不赚我看不懂的钱。”郑培敏对自己的要求是有原则、有纪律的投资者。

  投资思路:剔除“娱乐幻象”

  文化产业的风险投资带有各种“娱乐幻象”,与当下任何一个热门风险投资领域,如TMT、移动互联网、医疗健康、环保的投资思路都大相径庭。

  文化产业投资最大的风险是娱乐幻觉,文化产业投资要求人要把人不当人,因为人都是有感情的,对明星以及和自己相关的影视作品容易产生“娱乐幻觉”,一部电影即便有再大牌的明星也不见得票房好,票房差异可能非常大,因此需要极度的冷静和理智。

  到目前为止,郑培敏一个电影都没有投,因为电影风险太大,如果一个话剧不成功,顶多损失几百万,但是对动辄几亿的电影来说,几千万都算是低成本投入。

  话剧是最好进行低成本检验IP市场价值的文化形式。电影只有2-3个月的档期,但是一部话剧可以演10年。话剧卖得好说明故事好,而内容好这是永恒的,可以做成游戏,做成电影。

  在中国投文化产业,另外一个重大的风险是政策风险。这要求创业者的政治把握能力要非常强。“我们为什么投“长城影视”?“长城影视”是唯一被中宣部认可,可以直接拍摄重大革命历史题材的民营影视公司。”有好的内容生成能力,而且既能把握政策风险又能抓住各年龄层消费者,这是郑培敏看好并且投资“长城影视”的关键。

  IRR低于30%就是不合格

  “我们从2007到2011年,失败率是很高的,可能达到50%。”郑培敏坦言,“其他行业有不少失败案例,正是由于这些失败的经验教训,让我们对股权投资产生了敬畏心。2012年聚焦文化产业之后,成功率大大增加。文化行业我还没有失过手。2009年至今,文化类项目平均的投资内部收益率达到68%,投资的最差的企业是通过企业回购的形式退出的,年化收益率也达到了15%。”

  郑培敏对自己的要求是:1、内部IRR低于30%就是不及格,是不可容忍的。2、失败率不能高于30%,这个失败率怎么定义?根据郑培敏的标准:“本金不能全部收回的就是失败项目。”

  首先,行业增长快。中国影视文化是高增长行业,中国环保、健康医疗和文化都是增长非常快的。精神消费品和生活质量提高的行业都将有巨大市场,最典型的例子是电影票房,全行业每年25%的速度增长,如果在全行业25%的速度增长情况下,IRR做不到25%就是低于整个行业增速的,就是失败的。2、专注可以获得更好的回报。荣正投资只投大文化产业,只深耕大文化产业。另外,郑培敏曾是一家影视上市公司——长城影视的VC股东,现在又同是一家影视上市公司——新文华的独立董事,1家拟上市影视公司——华视影视,(《平凡的世界》、《致青春》等影视作品的出品方)的独立董事,这样的背景,在国内很难再找到第二个,这也是郑培敏投资文化领域的核心竞争力之一。

  “晨光文具”是“荣正”特有的“咨询+直投“的经典案例,2010年,郑培敏联合“鼎晖”一起投资“晨光文具”。“晨光文具”是国内文具排名第一的品牌,2014年11月份通过A股IPO审核,2015年1月在上海主板上市。即将退出的这笔投资预计为投资人带来15倍的回报,获得超过1亿元的投资收益。

  上半年投资“兰渡文化”时,其估值5000万,现在半年时间估值已经翻了5倍。投资上海锦辉文化,郑培敏看好的是他们的团队和商业模式,当时公司7000万估值,郑培敏投资了1250万,占19%股份,第二大股东,现在应该有3倍的回报了。开心麻花,郑培敏投资了几百万,现在公司至少20亿以上估值,回报也在6、7倍以上。

  “我现在很抠门的,很少有投资几个亿估值的,我现在还没有投5个亿估值以上的企业。文化产业真的能规模化的是很少的,我们一定要控制我们的投资成本。”

  郑培敏的单笔投资都不大,公司发展得好,就继续追投,“天络行和锦辉都追加投资了,我们希望投的家数不太多,但是跟着他们一起成长。”郑培敏说。

  在郑培敏看来,国内文化产业基金有几类,一类是以投项目为主,第二类是投国有资产,这两类回报都不会很高。而真正能够市场化的,分享企业成长的投资公司,在中国不会超过5家,甚至2-3家都不到。未来大文化投资领域将快速发展,而“荣正”要做的就是先人一步,成为国内最专业的市场化大文化产业投资机构。

扫描二维码使用手机阅读
免责声明:本文仅代表作者个人观点,与中国典当联盟网无关。中国典当联盟网出于传递更多信息之目的,并不意味着赞同其观点或证实其描述。其原创性以及文中陈述文字和内容未经本站证实,对本文以及其中全部或者部分内容、文字的真实性、完整性、及时性本站不作任何保证或承诺,请读者仅作参考,并请自行核实相关内容。

微信号:中国典当联盟

提示



对不起,本模块仅允许VIP1、VIP3用户进行查看。

如需进行账号等级提升,垂询:(010)89920415/89920416